南方报业网首页 | 网站导航
薛涌:论“大国主持人”杨锐的粗口
2011-06-15 11:32   南都周刊   网友评论 条,    我有话说

作为记者,按说应该有懂当地语言的责任,否则怎么采访?但是,仅仅因为自己听不懂当地的语言,就骂给自己服务的司机“狗日的”,难道杨先生就是这样代表“大国”的吗?

作者:薛涌 旅美学者,著有《直话直说的政治》、《中国文化的边界》、《仇富》和《怎样做大国》等。

最近读到一段让我愤怒的微博。抄录如下:

“五年前,我去美国使馆采访美国前司法部长,遇到长得很丑的一位二鬼子,她搬了一张巨大的沙发给部长,她的美国主子,而只给我摆了一张小椅子在对面,靠,我像个被告席上的,当时就跟丫翻脸了,我说你必须给我找来一样大小的沙发,她说没有,后来我坚持把五星国旗放在我身后,我是一个大国的主持人。”

这“大国主持人”的气概实在吓人。于是我赶紧到他的首页查证,发现此公叫杨锐,“2004年央视十佳主持人,英语频道唯一金话筒最佳主持人”。不用说,来头不小。

既然是著名电视主持人,那就属于公共人物,说话负有公共责任。这位“大国主持人”采访时跟人家翻脸,原来是为了抢个座位,他觉得只要美国的前部长坐沙发,他就不能坐椅子。如果中国的司法部长会见美国的司法部长,在正式场合大家当然要用对等的椅子,这体现了基本的外交礼仪。但记者不代表政府或国家,使命是报道新闻、意见。遇到重大事件,记者要么挤入人群,要么蹲在地上,即使是最为例行的记者招待会,记者都是一把“小椅子”,如果人多椅子不够,就站在那里。这种司空见惯的辛苦姿态,一直是记者们敬业精神的写照。杨先生身为主持人,有本事请人家到自己的演播室好了,如果请不来,自己要躬身前往,那就只能随遇而安,毕竟自己的目的是采访。可惜,他身为记者,似乎心里还觉得自己是高官、代表着政府和人民。所以,哪怕是屋子里只有一个沙发和一把椅子,他坐椅子就成了奇耻大辱。

到此为止,最多不过是他自己身份混淆而已。但称给他摆椅子的女士为“长得很丑”的“二鬼子”,则是充满仇恨的种族主义言论。他自己在微博中解释那是位在美国长大的中国人。一句话,只要肤色和他自己的一样,就成了“二鬼子”了。我自己就是在美国居住的中国人,在美国,虽然依然有着种族歧视的问题,但毕竟进入了奥巴马当总统的时代,各种种族、肤色的人,享有着平等的公民权利和尊严。记得几年前,有一位电视体育播音员在转播评论时无意说了一个Chinaman,立即引起亚裔团体的抗议。原来,“中国人”在英语中正式的说法是Chinese,但在华工卖苦力、受歧视的时代,Chinaman则是对中国人的蔑称,只是因为历史久远,大部分美籍华人都不知道Chinaman有侮辱之意。但是,这位主持人接到抗议后立即给亚裔团体写信诚恳道歉,解释说他不知道这个词的历史因缘。他和他全家一直都热爱中国文化,他的弟媳妇还是位中国人。作为主播人,他愿意为自己的无知承担责任,这才获得了谅解。可见,在美国,任何电视主持人如果敢公开叫华裔美国人为“二鬼子”,马上就会丢掉工作。怎么如此不礼貌的言论,在我们自己的国家竟然畅行无阻呢?

这并不是杨锐的一时失言。他对于海外中国人的鄙视,并不是第一次了。不久前他还发了这么一条微博:

“一九九七年香港回归前夜我随央视大军提前赶到香港,一日在跑马地成和道打的,我用普通话问司机去尖沙咀怎么走,他绕了半天的路装听不懂,情急之下我英语脱口而出,他马上用特别难听的很烂的港式马崽的英语回了一句,先生您早说英语多好。立刻变得很谄媚,狗日的,宰了我一把,奴性十足……”

我恰巧1996年夏天去过香港,多少知道一些那里的情况。在回归前,香港大部分居民的母语是粤语。英语也是官方语言。出租车司机大多出自下层百姓,受教育不多,除了母语外,也许会说有限的英语;但除非是内地移民,一般都不会说普通话。杨锐作为记者,按说应该有懂当地语言的责任,否则怎么采访?但是,仅仅因为自己听不懂当地的语言,就骂给自己服务的司机“狗日的”。难道杨先生就是这样代表“大国”的吗?

最近几年,公共人物爆“粗口”的事情屡见不鲜,似乎是一种时髦。但杨先生的粗口,则显得格外丑陋。毕竟,他是靠说话吃饭的,管不好自己的嘴,说明他没有掌握好自己的专业。

  
 
 精选推荐>>
Copyright© 2009 Nfdaily, All Rights Reserved
南方报业网 版权所有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新出网证(粤)字 015号 经营许可证号:粤B2-20050154号
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 (粤)字第843号
未经书面特别授权,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,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